当代人物

王光德道长 原武当山道教协会会长

王光德道名,王通圣(玄武派),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湖北省道教协会会长、十堰市政协、丹江口市政协、武当山旅游经济特区副区长、武当山道教协会会长。

1981年王光德道长怀着对道教的热爱毅然出家于武当山,潜心研究道教义理。同年考入中国道教协会知识专修班学习深造。
1983年回到武当山紫霄宫主持教务。在此后的二十年中,他呕心沥血,开创新时期武当道教的盛事,主持了武当山紫霄宫重光大典和多次的大型法事活动。

进入九十年代,武当道教在他的领导下,修庙观、定教规、培养道教人才、开发武当传统武术、养生、音乐、道教医学、周易等道文化。
他培养了如 游玄德道长,李光富道长等集武当功夫、道教音乐、宫观管理为一身的全面人才高道,并开创了武当武术、武当音乐出国访问的先河。武当道教在新时期开始崛起,他利用各种机会,向世人充分展示了武当文化宝藏的魅力。港、澳、台、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意大利、德国、美国、韩国等亚欧国家和地区的邀请信纷而来,尤其是大多数的道教团体纷纷回到武当山敬祖归宗。加强了海峡两岸炎黄子孙的联系,为世界和平,民族团结,祖国统一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在他的努力下,武当道教文化走向了世界,世界人民逐渐开始了解武当,关注武当。他那鞠躬尽瘁、忘我工作的献身精神使武当道教成为了中国道教的龙头得到了振兴,也得到了国内外、教内外人士的认可。

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武当山道协在百废待兴的艰难条件下,前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武当山道教协会会长王光德道长与武当山太和宫金顶住持游玄德道长,历尽千辛万苦筹措资金4000多万元,对所管理的紫霄宫、太和宫、五龙宫、青徽宫、琼台观等宗教活动场所的殿堂、丹室、云房、墙垣、神龛等进行了不同程度的修缮,不仅使武当山的古建筑得到了有效的保护,使濒临坍塌的历史文化遗产重焕生机和光彩,而且,也从根本上改善了武当山作为天下名山的旅游环境,为1999年武当山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做出了贡献。

王光德道长师承了李诚玉(龙门派)、赵元量(龙门派),王教化(龙门派武当山乾乙真人–徐本善一脉),黎遇航(正一派),一九年九月九日主持恢复了武当玄武派,为武当玄武派第十三代掌门人,后传位于游玄德道长(暨武当派第十四代掌门人),从1983年以后的近二十年中,他先后被推举出任了武当山道教、湖北省道教、中国道教的主要领导职务。

王光德道长历任中国人民协商会议第九届委员会委员、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湖北省道教协会会长、十堰市政协、丹江口市政协、武当山旅游经济特区副区长、武当山道教协会会长。

一九九九年夏中央总,国家主席视察武当山时,王光德道长主持接待了,并得到了的高度评价。

王光德道长在武当山道教所传有游玄德,李光富等三十余人,俗家皈依数万之众。

王光德道长为武当道教操劳过度,积劳成疾 于2001年10月18日羽化于武当山紫霄宫。

1999年王光德道长在武当山大门外左边的八字墙里“蜗居”。王光德来武当山常在我家落脚,习以为常,我从来没有感到他是不速之客。他出家当了武当山道教协会会长后,对我说:“以前,我到老营常在你家吃饭。那时,我没有钱也没有粮票,不是到你们家,就是到李当家那里。”

对我外祖母王光德十分尊敬,言必称奶奶。我外祖母闲暇时偶尔和几个老太太打打麻雀牌,那副麻雀牌被桐油油过,但因为用的时间太过久远,还是破损了好多张。供销社里不卖麻雀牌,王光德就在硬纸盒上画了一副,裁剪整齐后送给了我外祖母。家里的一日三餐主要是外祖母做,只要王光德在我家,老人家总是做的多一些,并殷勤地劝他多吃点。三不知还说一句“没妈的娃子遭孽呀”之类的话。王光德对此并不感到难堪或者不好意思。现在想来,他们两位虽无亲源关系,但祖孙感情是相当深厚的。否则,说者和听者都不会如此坦然。我外祖母和李诚玉道长在均县城的时候就熟悉,现在又在玉虚宫内外住着,平时常有来往。王光德后来师从李诚玉道长修道,与我外祖母的引荐有关系。

好象是1973年,从均县肖川公社发出的一个消息,费尽周折地传给了我母亲:肖川公社招录民办教师。饭后,外祖母碗都没有顾的上洗,拄着拐杖,迈开小脚去找王光德,告诉他这个消息。不知道外祖母走了多少路,找了多少地方,当她气喘嘘嘘、满身灰尘地在好汉坡的半山腰找到王光德时,王光德惊奇地问:“奶奶,你咋来了呢?”我外祖母将肖川公社招录民办教师的消息告诉了他,并要他赶快去报名。王光德拍打着我外祖母身上的灰尘,感动得热泪盈眶。1983年秋天,外祖母因病去世。好象真有心灵感应,已经在武当山出家,平时并不常下山来的王光德,在她的遗体刚停放好的时候来到了我家。王光德长跪不起,失声痛哭……

整个七十年代,王光德都在均县“漂”着。他不是无所事事、四处游荡。而是到处寻找工作,参加各种各样的生产劳动。时不时的也跟道士李诚玉、赵元亮等参真问道。当时的均县就象一个大工地,人们后来形容说:“精壮劳力建丹江,老弱病残砍抬扛,山上山下一扫光。”王光德身体棒、力气大,是典型的精壮劳力。他进车间矿山盘过铁疙瘩;到车站码头拉过板车;上山治过地;下河捕过鱼。他干过了许许多多的力气活,尝遍了世间的酸甜苦辣。

“到大风大浪中去锻炼”是那个年代的一项全民性的运动项目。一天,王光德与一帮同学在丹江大坝下面游泳,他们的目标是横渡汉江,游到右岸。一千多米的江面上同学们奋勇当先,你追我赶,当大家筋疲力尽地游到汉江右岸,忽然发现一位女同学还在江中心挣扎。几个男同学跳到江中,游了不到一百米就因体力不支退了回来。只有王光德一人奋力游到江心,并成功地将女同学拖回岸边。在大家的帮助下他们两人最后都上了岸。这次完美的“英雄救美人”的壮举,感动了在场的同学,感动了被救女同学的父母,更感动了被救女同学本人。事后,这位女同学向王光德发起了猛烈的爱情“攻势”。王光德经过长时间的痛苦思考,理智地分析了自己没有职业,四处漂泊,而这位女同学已经是国营企业职工的现实状况,最后,他礼貌地拒绝了这位女同学的追求。

我小时候是很愿意见到王光德的。其原因很简单:他有劲,可以帮我们干不少活。他一来,我们家里的水缸等容器都会装满水;好不容易从丹江运来的散煤会做成蜂窝煤;山上的柴火也会堆一些到我们家门口……而他不来,这些活都需要我们姊妹去做,让我们十分头疼。

但王光德也并不是什么事情都会帮我干。记得,那年襄渝铁路铺轨到武当山,装满道钉、弹簧、锣丝的小麻袋沿路基两边摆开。晚上,高年级的学生带着我们去“捡”(其实就是偷)“废铜烂铁”。大娃子们冲上高高的路基,将一个个小麻袋掀了下来。然后他们把小麻袋一趟一趟扛、抬回家。整麻袋的我拿不动,就“捡”散落的道钉,准备发扬“蚂蚁啃骨头”的精神,一趟一趟抱回家。一抬头,我看见王大哥从远处走来。我想这回可发大财了,有王大哥帮我拿这些东西,明天能在收购站卖许多钱。听完我的要求,王光德并没有帮我拿这些东西。他望着远去的一大群孩子,说:“收购站前面还有两个字,废品。这些东西公家正在用,不能拿回去卖钱。”我空着两手回了家。

十几天以后,铁道兵找到了供销社,供销社找到了学校,学校通知卖“废品”的学生家长退钱领人。

三、卓越的见识

古老的均县城道教气氛十分浓厚,出生在这里的王光德从小就受到了道教文化的熏陶。他的父母等亲友就是道教信徒,他读书时的学校,以前都是道观。如,他读初中、高中时的学校就设在武当山著名的道观周府庵、遇真宫里。耳嚅目染,潜移默化,使得王光德很小就对道教有了理性的认识。

王光德认识了住在玉虚宫里的李诚玉道长后,就一直要求拜道长为师。李道长见他求道之心坚定,经多方考验后终于答应收他为徒,传授道法。在以后的岁月里,王光德在为人处世及弘道旅途上,都是按照李道长的要求去做。同时,在李道长的严格教导下,王光德慢慢领悟道教存在的价值,懂得了道教与社会的关系,知道怎么样发挥道教的特长来为人类谋福利。在文化大期间,他和一些修道之人在李诚玉那里,白天他带领大家上山砍柴、磨豆腐,四处送卖,自己则留下豆腐渣吃,晚上他组织道友向老道长学习道教玄理知识及经韵、武术。

可以说王光德在年青时所受的教育,与他日常刻苦修行、苦志参玄、弘道济世一生是分不开的。高中毕业后,他一边向李道长求道,一边在实践生活中去领悟道的真理。王光德道德崇高、胸怀坦荡、热情豪爽,他遵循“为道要饱含爱心,慈悯万物”的精神,待人诚恳,平易近人,与人为善,乐于助人。

 

铁道兵第一师第一团曾经长时间驻扎在武当山玉虚宫内外,虽说是一个团,但因为是施工建设部队,配署了大量的民兵,人员比一个师还多。玉虚宫的西边是第二汽车制造厂精密铸造分厂(第576厂)。那年头这些大单位里经常放电影、演戏,国务院、武汉军区、湖北省组织的慰问团也常来慰问演出。遇到节日,各单位的节目是你方唱罢我登场。这可乐坏了周围的群众,大家拿着板凳,一会往东一会往西,一晚上可以跑两、三个地方去看热闹。我们小学生爱看打仗的电影,对中央慰问团的什么著名演员不感兴趣。而王光德偏偏喜欢带着我们去看钢琴伴唱《红灯记》;夏菊花的杂技;张振富耿莲凤的男女声二重唱《逛新城》;马玉涛的《马儿啊你慢些走》;最烦看的就是一个字能唱两分钟的现代京剧—-样板戏。当时,我们很不情愿去看这些真正艺术的东西。

现在看个大腕演出排队等候,花钱买罪受,弄不好还是个假唱。但王光德那时带我们看的是真正的艺术、国粹,货真价实的艺术家。而现在再也没有怎么好的机会了,真感谢王光德。

王光德勤奋好学,他刻苦钻研道教经典和学术论著,对道教进行了系统地探讨、最终成为了一个造诣颇深的道教学者。我小时候到李诚玉道长那里去玩耍,经常可以看到王光德在狭小“蜗居”里,就着昏暗的灯光,在看破旧的经书。我在均县第二中学读书时,王光德也在这个中学食堂做临时工。具体工作是司务长,好象也做采买、卖饭等工作,总之干的事情比较多。印象最深刻的是:夏天,其他教职工在外面打牌乘凉,他却拿了本厚书在看,书面是淡棕色,书名是《宗教史》。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王光德终于实现了一次华丽的转身,他出家当了道士。在武当道教的舞台上,他进行了无数次成功的演出,其影响遍及教内教外,国内国外。他的知识水平、管理能力、道德人品受到人们的普遍赞扬。诗人李白在《梁甫吟》中说道:

长啸梁甫吟,何时见阳春。君不见:

朝歌屠叟辞棘津,八十西来钓渭滨。

宁羞白发照清水,逢时吐气思经纶。

广张三千六百钓,风期暗与文王亲。

大贤虎变愚不测,当年颇似寻常人。

(作者:湖北省十堰市武当山旅游经济特区地税局 杨立刚)

2021年11月27日,“纪念王光德道长羽化二十周年座谈会”在武当山隆重举行, 中国道教协会会长李光富道长,湖北省民宗委相关领导,十堰市和丹江口市部相关领导,武当山特区相关领导,武当山道教协会会长刘文国道长及王光德道长生前亲朋好友、代表等40余人出席了此次座谈会。此次活动由湖北省道教协会主办、武当山道教协会承办、九宫山瑞庆宫协办,活动由湖北省道教协会秘书长向步超主持。

武当山道教协会刘文国道长:擦亮武当品牌 做好品牌推介 武当山道教协会会长刘文国道长致新春贺词 武当山道教协会刘文国一行开展社会公益慈善活动 王教化道长 前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 武当山道教协会组织收看全国政协十四届一次会议开幕会 武当山道教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