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名家

光明日报:打造重要文化地标

推进“平民国学”打造北京有生命力的文化地标

名家国学大观_国学名家_名家国学堂笔记本/

游客参观北京孔庙、国子监博物馆。摄影:陈晓根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名家国学堂笔记本_名家国学大观_国学名家/

2017年教师节前夕,北京柳荫公园举办了以“尊师重教、立德树人”为主题的“答谢师仪式-竞标仪式”。 杨敏 光明影业/视觉中国 摄

名家国学堂笔记本_国学名家_名家国学大观/

北京国子监国学文化节上,小学生正在学习礼仪。曹波长焦亮图/视觉中国

“东起雍和宫街,西至安定门内街,长680米,宽12米。” 这是北京“首都最仁慈地区”的重要历史开端。 清乾隆皇帝称赞其为“京师最仁区,以国子监为首”。 一个美好的地方。”

北京东城区国子监街上,有著名的孔庙和国子监博物馆。 闪闪发光的辟雍殿,无声地诉说着这里作为中国古代最高学府的辉煌故事。

如何让休眠的文物真正“活起来”,服务时代发展?

北京市东城区、北京大学、孔庙、国子监博物馆联手,十年磨一剑,精心打造北京夫子庙、国子监国学文化节等多项文化品牌活动,北大国子监讲堂,在推动“老百姓国学”的道路上收获了众多“铁扇”,为北京这座古老的文化地标带来了新的活力。

1、十年10万人共同为国家教育基金制作名片

“巍巍中华,泱泱大国,五千年不衰,或辉煌永续,或衰亡重生,其中必有维护国家命运的人。谁维护国家的命运?”国家的命运?是文化。今天的中国,日积月累,要想崛起,必须有文化助力……”

2017年教师节前夕,北京五中102名学生来到夫子庙、国子监博物馆,祭奠获得“师德标兵”、“师德标兵”等荣誉称号的东城区教师代表。教育新秀”和“教育奖”。 第六届北京夫子庙国子监中国文化节由此拉开帷幕。

这要追溯到十年前。

当时,北京市东城区联合北京大学,依托国子监七百年传承和北大百年学术传统,为社区居民开展国学公益讲座。 2007年9月8日,由国学大师唐一杰题写的“北京大学国子监讲堂”在北京夫子庙和国子监博物馆开馆讲学。

北京大学高度重视此事。 学校充分发挥多学科优势,构建了从国学经典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完整课程体系框架。 李中华、程玉祖、严步轲、楼玉烈、周桂典、陈来等多位中国著名学者、教授莅临论坛讲学,为首都市民带来了一场丰富多彩的国学盛宴。

此后,御讲堂经历了多轮革新。 2013年起增设流动讲堂,每年推出8至10场高质量讲座,邀请知名专家深入街道、社区、学校进行面对面讲解。 2015年开始,充分利用“互联网+”模式,国大讲堂网站和“两微一终端”相继上线。

十年来,北大国子讲堂坚持每两周举办一次讲座,累计举办固定讲座164场,流动讲座30余场。 数万名学生现场聆听讲座,超过10万名北京市民通过网络聆听北大顶尖教授的讲座。 国学、国子监讲堂因此荣获全国“终身学习活动品牌”荣誉。

二、一批又一批市民成为国学“铁粉”

“我觉得研究中国传统文化比参加奥数更有趣。” 北京史家胡同小学二年级学生叶子是国子监讲堂的忠实观众。 叶子的父亲张之谦是北京电视台的导演。 一年前,他和妻子讨论让女儿退出奥数班。 周末一家三口经常去果子听国学讲座。

“我女儿觉得学习中国传统文化更有趣。” 张志谦坦言,“现在很多70后、80后的家长不太重视孩子的成绩。 他们更关心的是营造良好的家风,让孩子从小受到教育,走上正路。 ”

“报告厅发展十年来,讲台上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名师;课堂上吸引了越来越多不同年龄、不同专业的学生;报告厅已成为凸显东城的文化遗产,这座城市的名片。” 北京市东城区教育工委书记刘藻说。

北京大学中国哲学文化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李中华教授深有感触。 十年前,李中华第一个登上国子讲堂,成为主讲人。 十年后,李中华教授再次登台,以“中华文化的传承与未来”为主题,纪念北京大学国子讲堂成立十周年。 纪念活动上演了又一场精彩的讲座。 李中华感叹,十年来首都市民对国学的态度发生了很大变化。 在第一场讲座中,一些听众对中国研究一无所知,是从街头和社区动员而来的。 近十年来,一批批市民成为国学“铁粉”,皇家讲堂越来越难找到座位。 讲座一结束,老师就被观众包围了。

“每个人都拿出小笔记本,问了详细而专业的问题。他们显然都在听。” 李中华认为,帝王讲堂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中国的优秀传统文化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 北京市民正在追求一种高瞻远瞩的精神文化生活方式。

“国子监真是个好地方,北大的专家学者给我们发来报告,听讲座真开心!” 听了几年课的优秀学生张兰杰一边说,一边递出三本大笔记本让记者翻阅。 ,老人的字迹工整漂亮。

3、“当代中国学的发展必须走群众路线”。

在采访皇讲堂多位被授予优秀学生的市民过程中,“传经送宝”是被提及最多的关键词。 在大家看来,一批中国著名学者深入东城区基层社区讲学,令人敬佩。

北京大学的一批国学硕士表示,在国子讲堂的十年实践,也为国学的研究和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平民国学”品牌的创立,成为当代国学发展繁荣的有力证明。

据了解,近十年来,帝国讲堂逐渐从固定课堂发展为“固定课堂+移动课堂+空中课堂+体验式学习+‘两微一端’滴滴学习”的模式机制。 媒体宣传和口碑形成了今天的“平面媒体+新媒体+自媒体+口碑”的立体宣传模式,直接推动国学的声音走进千家万户。

北京大学首都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李平原认为,活动主办方对国学传播方式的不断创新和探索,对于国学专业研究人员也很有启发。

“我们都被群众的热情所感动。当代国学的发展必须走群众路线。” 周桂典、陈来、楼宇烈、李中华、张立文、陈祖武等国学著名学者也一致认为,当代国学发展不应只停留在书房学习,而应更多地与群众交流广泛深入,在与百姓的交往中不断提高和锤炼自己。

4.“让北京文化地标真正‘活’起来”

伴随着国子讲堂发展的十年,也是北京孔庙、国子监博物馆正式对外开放的十年。

历史上,北京孔庙和国子监是元、明、清三代国家祭祀孔子的场所,是国家设立的最高学府和教育行政机构。 国子监的主体建筑是辟雍殿,专为皇帝讲学而建。

吴志友馆长表示,“辟庸”一词起源于3000多年前的周朝,在《诗经》中多次出现。 辟雍建在中轴线中央圆形水池中央的方形高台上。 这是一座重檐尖顶的方形宫殿。 四面有门,六级台阶。 披雍四周有长廊,跨池四面架起精美的小桥,连接宫殿和庭院。 这种建筑造型象征着天圆地方。 清朝乾隆皇帝以后,每次新皇帝即位,都会来这里讲学、视察,以显示中央政府对高等教育的重视。

“打造中华文化品牌,树立博物馆国学圣地形象,是我不懈的追求。”吴志友说。

十年来,北京夫子庙、国子监博物馆围绕“发掘整合资源、保护文物安全、弘扬传统文化、打造国学品牌”的总体思路,组织开展“国学大讲堂”、“大成礼乐展”、“大梅训批永雅”。 “收藏”等品牌活动打出了保护与利用并举的“组合拳”。 博物馆参观人数从2008年的32万余人次增加到2017年的131万余人次,让这座古老的文化地标逐渐焕发出与时俱进的光芒。 光。

以北京推进国家文化中心建设为背景审视国子监十年发展,无疑具有明显的示范意义。 其中,以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导向,以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为基础,北京东城区在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未来,我们将培育更多像帝王讲堂这样群众喜闻乐见的文化活动,不断提高市民文明水平和幸福指数,让区域内众多历史文化地标真正‘活起来’。” 北京市东城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周家磊表示。

听中国著名学者谈“伟大的中国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陈祖武:

对待中华传统文化应有三个精神

中国文化中的“天下”概念是什么? 为什么要坚持“有文化的人”? 要回答这些问题,需要从继承和奋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神、扬弃科学的精神、以人为本的精神三个方面来阐释。

我国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 古往今来,中国人民一代代积累、继承、创新、发展,创造了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这种优秀的传统文化是独特的、自成体系的。 它记录和体现了中华民族的坚强意志和崇高精神。 它早已与中华民族的兴衰融为一体。

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不是单一的、纯粹的、一成不变的体系,而是以积极向上、健康向上的优秀文化为支柱和主导、相互补充、相互渗透的复合文化形态。精华和糟粕是混合的。 我们不同意古今中外、以古代今,也不同意在形式上简单模仿甚至还原传统文化的某些特定仪式。 要坚持以古为今、推陈出新的方针,坚持科学扬弃的精神,从实际出发,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努力实现科技创新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传统文化。

五千年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培育了中国人民的道德情操、精神追求、文化趣味和人生价值观,成为凝聚民族意志、维护民族团结、抵制欺凌的强大精神力量。抗击外敌,追求国家富强、人民幸福。 这样一个教人的过程,不知不觉地贯穿了每个人的生命历程。 新的历史时期,以文化育人仍然是文化建设的神圣使命,需要以人为本的精神。

北京大学宗教研究院名誉院长楼玉烈:

以人为本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观

现在我们的物质生活改善了,人口众多,经济不断发展。 放眼古代,这种情况也存在。 《论语》记载,孔子曾带弟子周游全国。 当他来到一个国家时,他看到这个地方人头攒动,人丁兴旺。 弟子们问,人口这么多怎么办? 孔子说“物”要改善物质生活;“物”要改善物质生活;“物”要改善物质生活。 弟子又问,富了以后怎么办? 孔子回答说“教他”,即有钱就教他。 人如果没有受过教育而富有,就会被对物质欲望的无休止的追求所蒙蔽,而失去精神追求的方向。

我们谈论教育人民。 不同文化类型构建的文化实际上应该是互补的,可以取长补短。 我们不能认为只有一种文化是进步的。

在中国文化中,儒、释、道三教都是以求内求的文化为基础,强调人的自我完善和自我提高。 中国文化不向外求,而是向内求。 是以人为本。 就是关注人本身,解决人自己的问题。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解决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问题。 人与生存环境的关系也需要人类反思自身,而不是寻求外在的力量。 这些以人为本的思想已成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核心。

中国哲学史学会副会长周桂典:

孝就是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

如何理解儒家孝道的基本精神? “教”字一面有“孝”,说明教育从孝开始,教育孩子要从孝开始。 儒家认为,每个人的生命都是父母给予的,孝就是报答父母养育之恩。 保护青春期的身体,减少父母的后顾之忧,就是孝顺的开始。 从这个意义上说,“孝为百德之首”、“孝为百德之首”是正确的。

但如果把孝道理解为凌驾于一切善之上的最高道德,就可能偏离儒家的基本精神。 有人认为孝是最高的道德,同时又把孝理解为事事听从父母,听从父母的话。 这是后世文人把孝道单向化、绝对化的结果。

其实,《论语》和《孝经》都提到“数谏”,即父母做不公正的事情时,子女应该委婉地予以谏。 《论语》里也有“子瞒父”的说法,相当于不公开家庭丑闻。 荀子曾说过,道德高于君父,高于忠孝。

今天我们如何尽孝呢? 从本质上讲,孝是一生的事情。 一生要多做好事、不做坏事,为社会和人民多做贡献,留下好名声,孝敬父母。

清华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陈来:

培育核心价值观必须以中华优秀文化为基础

近年来,中央高度重视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全社会高度重视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两者的关系非常密切——核心价值观的培育必须以中华优秀文化为基础。

从国学经典思想出发,以人为本、以德为本、以人为本、以和为本,是古代先贤治国理政的优秀经验; 责任先于自由,义务先于权利,群体先于个人,和谐先于冲突,是社会发展的传统。 先义后利,先公后私,理性胜于欲望,心胜于物,也是个人成长必须养成的品格。

中国人民大学孔子学院院长张立文:

中华民族历来拥有和谐的思想力量

中华民族历来拥有和谐的思想力量。 比如太极图中,阴中有阳,阳中有阴。 正是因为具有极大的包容性,中华民族虽然遭受了许多灾难,也曾出现过异族统治中原,但很快就被正统思想同化。

中国人说“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和而不同”。 我们可以不同,我们可以有阴阳,我们可以阴中有阳,我们可以阳中有阴。 但不同的整体依然和谐。 所以,我们不搞小人的“相合而不和”的伎俩。 我们为了自己的利益拉帮结派、制造分歧,进而制造矛盾、冲突甚至战争。 中国绅士非常开放、大方、宽容。 我们可能有分歧,但我们有和平、和睦、合作、和睦。

中国人的思想是非常包容的。 这个想法的起源和根源就是呵呵。 中国思想之所以能够五千年不衰,就是因为它能海纳百川,兼容并蓄。

多维度审视“平民国学”的价值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北京历史文化保护工作。 总书记在视察北京的重要讲话中指出,北京是举世闻名的古都,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是一张金名片。 北京的历史文化是中华文明源远流长的伟大见证。

北京按照总书记的指引,以坚定的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全面落实首都战略定位,推进国家文化中心建设。

御国学文化节、御讲堂等文化实践,经过十年磨练,逐渐成为精品。 他们为唤醒北京文化记忆、“擦亮古都金名片”、传承和弘扬北京历史文化提供了范例。

从“经度”看,御国学文化节和御讲堂变“资源在我”为“资源为我”,充分调动和利用区域内重要历史文化资源,统筹利用拥有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等重要历史文化资源。 智力学术资源与群众需求有机结合,推动“人民国学”,打造终身学习品牌活动。

从“纬度”的角度看,历史文物和众多专家学者也通过民众的热情参与体验到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就历史文物而言,合理利用是对文物最好的保护。 近十年来,北京孔庙和国子监博物馆的参观人数呈指数级增长。 成贤国学博物馆和大成礼乐展很受欢迎。 这得益于牢固树立“服务社会”、“开放博物馆”的先进理念; 与此同时,多位国学大师一致提到,在为大众讲学的过程中受到“启发”和“感动”。 人们对国学的热情、对国学的追求,成为当代国学研究者的动力。 。

从普通百姓的角度来看,帝王国学文化节、帝王讲堂等活动最受“一老一少”的欢迎。 年轻的父母带着孩子在富丽堂皇的披雍堂学习,弘扬家风。 最真实的感受是“确实比学英语、上奥数班有趣、有意义”; 老年人无需离开街道或社区即可相互交流。 通过与伟大专家学者的“亲密接触”,他们的心灵越来越开明,学习动力越来越强烈,幸福指数显着提升,终身学习不再是一句空话。

积步可成千里,积小善终成大路。 做好首都文化工作,只有坚持以文化育人、以文化育人,不断探索面向群众、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有效途径,才能最终把北京建设成为首都文化名城。弘扬中华文明,引领时代潮流。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之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