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名家

驼峰道士赵春霖 抗日英雄

赵春霖曾是一名驼峰山玉皇庙道士,战争爆发前,他深居简出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很少人知道他的存在,直到1937年日寇发动侵略。赵春霖率领徒弟下山投军,将全部积攒的财富捐献给国家。

黑龙江省巴彦县骆驼砬子山顶有一座玉皇庙。这天,庙门一开,从中走出来一位四十多岁,肩挎青布兜子,身着灰布大褂,脚穿布底黑鞋的道士,他叫赵春霖。

赵春霖,又名赵老道,1889年生于巴彦县张家店屯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曾读过四年私塾,后因家穷,中途辍学。为养家口到地主家扛活,一干就是十余年。在其长时期的雇工生活中饱受辛酸,倍遭欺凌,因不堪忍受地主的剥削和压迫,遂产生了“脱离红尘”的念头。31岁时,愤然离家,来到骆驼砬子山玉皇庙,当上了道士。

赵春霖加入道教后,他心不旁鹜,目不邪视,一心读经,修身养性。然而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帝国主义入侵东北后,他心情沉重,总觉得憋气。于是,闭门不出,静观势态发展。

1932年春,北平市委、清华大学学生张甲洲奉命返乡,创建巴彦抗日游击队,打响了震惊世界的抗日第一枪。骆驼砬子山上的赵春霖,不时耳闻山下人声鼎沸,战马嘶鸣,心有所动,想亲自看看庙门外发生的事情。

这年6月21日早晨,空气显得格外清新。早起清扫庭院的赵春霖,推开庙门,“啊!——”他大吃一惊,门外,绿茵茵的草地上,一群人抱枪而睡,露水打湿了他们的衣衫。“自古兵匪一家,欺压百姓。这群人与众不同,莫非是……”赵春霖正在暗自思忖。

“道家,打扰您了。”一个亲切、谦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一位身材高大、英俊威武、两支匣枪插于腰际的青年军人站在赵春霖的面前。

“您是……”“我叫张甲洲”,“啊,您就是张司令,久闻大名,我可见到您了。”赵春霖一把拉住了他,两行激动的泪水流了下来。

从那以后,张甲洲的部队经常到骆驼砬子山上来。在与张甲洲的接触中,赵春霖逐渐认识到要解除老百姓的苦难,只有靠党;要赶走小日本,只有靠巴彦抗日游击队这样的人民军队。巴彦抗日游击队1500名壮士血染疆场后,东北抗日联军成立,抗联十二支队经常到骆驼砬子山一带活动,赵春霖成了抗联十二支队的地下交通员。他以道士身份为掩护,以“化缘”为名,到山下附近村屯活动,收集日伪军的情报,募集粮食和现金支援抗日游击队,开始了他的地下抗日斗争生涯。

在日伪政权白色恐怖统治下,人们会时常看到肩挎着布兜子、上写“行善”二字的道士赵春霖。山下王乡屯和姜家窑是赵春霖活动最多的村落,王乡屯佃户王魁家是他“化缘”后存粮的地方。姜家窑地主孙凤廷是他的“施主”,他曾多次启发孙凤廷抗日救国,帮助抗日联军活动。孙凤廷很受感动,曾为他“化缘”3000元钱和5000斤粮食。赵春霖把粮款全都支援了抗联。他还为抗联募集棉衣、靰鞡鞋,药品等物。

赵春霖的秘密活动引起了巴彦县伪署陆维光的注意,但因抓不到赵春霖的行踪和把柄,因此没有采取行动。

1941年冬,东北抗联因斗争环境极度恶化,主力部队去苏联野营整训,仅留数支武工队在敌后坚持武装斗争。

1942年,日本特务机关派出特务,到王乡屯地主家当长工,侦察抗联人员和爱国人士的活动,摸到赵春霖及和他有联系的人员情况。1943年,日伪当局制定“巴(彦)木(兰)东(东兴)肃正计划”,派出日本大特务泉屋利吉、大场弥作、野泽光之助等分赴巴木东三县伪署,进一步全面的进行秘密侦察。

巴彦县伪署由泉屋利吉指挥、县伪署特务股长久保谷正男和副股长陆维光配合行动。经过一段时期的侦察后,搜集到大量有关抗日救国会、农民武装队等组织情报。其中,在赵春霖经常活动的村屯,侦知了他在屯中存粮的地点,晚间寄宿的小学校,并将赵春霖以及与其联系的王魁、王吉云、姜镇藩等人列入了黑名单。一次大规模的逮捕活动开始了。

这一天,赵春霖正在玉皇庙诵经。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拍打庙门的声音,赵春霖细看来人,原是山下王乡屯王魁的儿子喘着粗气跑上山来,看到赵春霖,哭着讲:“不好了,刚才县里来了到我家抓走了我爹,现在奔山上来了。”赵春霖闻听此言,预感到严重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他沉着地关严庙门,把一个已写好的条子交给王魁的儿子,派他送到指定地点。条子上写着:“后门石洞有米面、豆油和盐,让抗联派人尽快运走。”而后迅速潜往后山,躲过了敌人的第一次大逮捕。

为全面肃清巴木东地区抗日组织,以防遗漏,日伪警特又于同年5月25日采取了第二次大逮捕行动。

敌人为抓捕赵春霖,派出特务潜伏在王乡屯和姜家窑等地。一日,巴彦县伪署特务股接到“下线”侦探密报:“赵老道躲藏在姜家窑的姜镇藩家。”就这样,赵春霖在敌人“篦梳式”搜捕行动中,终于被捕了。

敌人的第二次大逮捕,共抓捕抗日爱国群众300余人。县14个抗日救国会、13支青年义勇队和农民武装遭到严重破坏。

日伪警特将巴彦被捕的群众关押在巴彦县日本军营,每人都给套上用黑布缝制的长筒帽,昼夜不让睡觉,谁要瞌睡就用木棒逐个打脑袋。被黑帽子罩在头上的人们,由于长时间见不到光线,许多人眼睛失明。被捕者戴着,脚镣,即使吃饭也不打开,人们只能弯着身子用嘴吃倒一个槽子里的高梁米稀饭,像牲畜一样拱着吃。各种酷刑使无数群众刑讯致死。

赵春霖被捕的第二天,伪滨江省警务厅日本大特务泉屋利吉和翻译王蕴璞坐堂审讯,旁边侍立着打手。

“你和党有什么联系?受谁的领导?给‘红胡子送过多少粮食?”

“我是出家人,不管人间事,我什么也不知道。”

“那么你经常到姜家窑和王乡屯干什么?”泉屋利吉恶狠狠地问。

“化缘!”赵春霖坚定地说。

“好啊,嘴还挺硬。”说着,泉屋利吉指使身边的打手一拥而上,让赵春霖跪在地上,将杠子放在腿上,两头用力压,边压边审。

赵春霖拒不承认,敌人又将其两手用绳子绑在一起,吊起来毒打、悠荡。以后又用电线将两头接到赵春霖的大拇指上,用手摇电动机过电,仍不见效,残暴的敌人将赵春霖按在地上,撬开紧闭的嘴灌辣椒水。但是,敌人的淫威在这个铮铮铁骨、意志坚强的出家人面前失去了作用。

“巴木东事件”有千余人被捕,在最后由伪滨江省检察厅起诉的403人中,被判死刑66人、无期徒刑60人、有期徒刑5至15年的277人。

由于赵春霖至死不招、坚贞不屈,无可奈何的敌人将其判处有期徒刑15年,关押在哈尔滨道里“模范”监狱。令人悲愤的是,东北光复的前夜——1945年8月14日晚,赵春霖被敌人杀害,英勇就义。

1985年,黑龙江省人民政府追认赵春霖为烈士。

(转载自《北方时报》)

中国道教协会举行纪念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6周年祈祷和平 关于在全国道教界举行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3周年和平祈祷活动的倡议 临清市泰山行宫碧霞元君祠举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3周年祈祷世界 抗日战争,我国道教都做了些什么突出贡献 追忆保定抗日英雄李圆忠道长 又名李圆通,原名李李树棠 抗日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