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人物

马伯庸新作大医以医生的视角回顾中国近代史

中国近代史人物志_中国近代史历史人物_中国近代史人物/

马伯庸最新小说《大神医》预售首日销量超350万元。 这个数字验证了读者对作者的期待和信任,也间接证明了公众渴望了解中国现代医学发展的专业史。 《大医》分《破晓》、《日出》两卷,共八十万字,不仅讲述了一群卷入20世纪上半叶动荡局势的医生,也以医务工作者的视角回望波澜壮阔的近代中国。 斗争和救赎的历史。

一座医院与中国近代史上的重大事件息息相关

马伯庸写《大医》的机会要追溯到五年前他参观上海华山医院病史馆。 在建于1910年的华山医院最早的门诊楼哈佛大楼里,他了解到华山医院是中国红十字会兴建的第一家现代化医院。 这家百年医院于1910年竣工,1911年投入使用。清末民初,医生和护士承担了大量与公共卫生和人道主义救援相关的任务,包括城乡防疫、救助灾民、战地救援。 这些看似平常的工作,却与中国近代史上的许多重大事件息息相关。

这引起了马伯勇的好奇。 他最初以局外人的视角观察中国近代医学的晦涩史,寻找那些消失在大时代中的白衣骑士的身影。 当他查阅大量专业文献时,屡次被中国医生护士在乱世支援国民健康事业的义行感动得彻夜难眠。 出于对那个时代中国医生的理想和信仰的感同身受,作者选择了医生的视角进行叙述。 风雨飘摇的世界震动了医院的大门。 这些人在困难时期,毫不犹豫地用专业知识奉献了自己的力量。 《大医》延续了马伯庸此前的写作兴趣:想象大历史叙事之外的普通人的戏剧,在“大事成真”的基础上构建普通人的英雄梦想。

评论家何平曾对马伯庸的“历史言情”系列小说给出了简洁的评价:在密集的叙事中,保持着小说的动感。 《长安十二时辰》、《两京十五日》、《长安荔枝》等作品给人印象最深的特点之一,就是有限的时间所营造的叙事紧迫感。 《神医》尝试了与以往不同的线性时间进程和叙事速度。 这部80万字的小说时间跨度近50年。 作者多次停步于历史剧变的前夜。 章节都标有具体年份,比如1911年10月、1911年11月……人物涉猎很深。 在时代沼泽的场景中,时间的感知变得模糊。

停滞的时光里,“大时代”鲜为人知的一面被揭开。 与动荡的历史平行的是,那些受苦受难的人们过着如岁月般的生活。 作者用小说再现了许多医生回忆录中出现的许多鲜为人知的往事:水灾后被婆家遗弃在荒村的一名患有子痫的孕妇,女医生无法挽救,伤心欲绝; 第一枪打响后,战事陷入胶着,前线缺乏必要的医疗设备。 枪林弹雨中,医生“盲目”地为伤兵进行脑部手术……郭绍玉为姚雪隐的《李自成》作序时:“写历史小说的难度,绝非只能从无到有,也从无声无息走向常人能写得淋漓尽致的地步。” 马伯庸对此结论表示认同和赞赏。 在创作中,他有意识地追求“从无到有,从沉默中来”。《大医》注重塑造特征鲜明的主人公,更进一步“写鲜活的普通人”,写现实生活中的具体人物。历史的空白、那些人民的具体苦难和他们的具体斗争。

以全球视野观察历史来龙去脉

《神医》的三位主角,一个是日俄战争造成的孤儿,生活贫困,接受红十字会资助成为“定向实习生”;一个是日俄战争造成的孤儿,生活贫困,接受红十字会资助成为“定向实习生”; 另一个是被外交官收养的孩子,在欧洲和美国旅行长大,长大成人。 回国后,她是一个富家子弟的独生女。 马伯勇介绍,这三位主角并没有直接对应的原型,但他们的身份却浓缩并呈现了第一代当地医生的三种背景:一是因为家庭贫困,接受了与医生的“医训生”协议。红十字会和医院。 “第二类是有海外生活和学习经历的精英,最后一种是富裕家庭的孩子,出身优越,没有生存压力,对医学纯粹好奇。

《神医》的开场是如同电影并行剪辑一样的多线并行叙事。 1904年7月的一天,东北青年方三祥在日俄联军的炮火下被红十字会医生救出。 居住在伦敦的中国年轻人孙喜在海德公园的东北角看到一位旅行医生演示巴甫洛夫。 假喂养实验; 傲慢的富家女姚英子在上海虹口北外滩飙车时发生事故。 同一时间点,全知全能的视角跨越万里,连接着三个相距遥远的空间。 三个孩子几乎在同一时刻遭遇了改变命运的意外。 虽然这看起来是作者的“杀出重围”,但确实夸大了“天地遥远,此刻我们在一起”的联系感。 就像从伦敦发出的电报一样,信号经过直布罗陀、亚历山大,越过苏伊士运河,越过红海,从孟买经新加坡到达香港,最后直达上海吴淞口。 在你唱我出的《大神医》这部剧中,决定每个人兴衰的并不是玄学中的命运之力,而是人类历史进入20世纪,包括医学在内的各种技术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改变了。 人们对时间、空间和生活的认知改变了人们相互联系的方式。

孙思邈在《急症千金要方》中说,百姓大医应“见他人危难,深感悲痛,如己有”,“一心去救”。 ,没有任何意图做出任何努力的迹象”。 《大医》通过一群身份截然不同的医务人员的观察和感悟来表达“无尽的距离,无数的人都与我有关”。 这些性格各异的个体超越国籍、语言、阶级地位的差异,追求更加仁慈、更加正义的新秩序的目标。 因此,一位爱尔兰医生会自愿给革命党送信。 当他面临巨大风险时,他向中国学生讲述了爱尔兰大饥荒的惨痛往事以及香农河畔埋葬着无数投身独立战争的年轻人:“未来的风暴已经过去了。”注定,我陪你送出这封信,是对千里之外故乡的推风向和鼓励,没有哪个帝国是可以打败的。”

马伯庸创作《大医》的初衷之一就是寻找特定身份的人与历史的联系。 在实际写作中,他在想象的历史场景中寻找历史上不同人物和事件之间的黑幕联系。 。 他说:“清末民初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蕴含着许多影响近代中国的因素。在前所未有的变化中,才能看到一些中国历史事件的来龙去脉。”从全球角度来看。”

作者丨刘青

编辑丨Johnny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