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人物

中国近现代史三人座谈

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是一场严肃的斗争

王伟光

从1840年到1949年的109年间,中国社会经历了历史性的巨变。 它不仅经历了帝国主义侵略和封建腐败统治的双重影响,而且不断“沉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深渊”。 “沉沦”到“低谷”,也经历了冲破“低谷”、奋起反抗、争取民族独立、民主和现代化、向上发展、进而走出半殖民地阴影的过程摆脱半封建社会,迈向社会主义现代新中国。 。

谈古论今,知古鉴今,每个人都需要历史知识。 帮助公众正确认识中国近代历史,了解近代中国所遭受的巨大苦难和屈辱,了解中国人民不懈奋斗的伟大精神,是历史学家的责任。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突破、电子产品和网络服务的日益普及,公众获取历史知识的渠道开始丰富。 通过网络、电视、电影以及在此基础上出版的书籍、光盘来获取知识,对于普及历史知识、帮助人们了解历史进程确实具有一定的意义。 但在普及历史知识的过程中,确实存在不少以错误历史观为主的错误历史知识,误导了广大群众和青少年。 比如一些影视作品、热门书籍、网络视频、论坛甚至一些历史教科书、历史著作中都充满了历史轶事。 他们甚至沉浸在笑话、宫斗、穿越之中,历史的真相被曲解。 诠释为“可以随心所欲打扮的小女孩”。 更有什者,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某些微信公众号、微博、某些论坛攻击、歪曲、否认中国近代历史和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反帝反封建的革命历史。官僚资本主义,否认我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否认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历史,直至抹黑我们党。 我们的领导人、我们的英雄、我们的人民,企图以历史为切入点来质疑和削弱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历史合法性,否定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中国的历史基础和逻辑前提下的指导地位,并否认中国共产党在现实政治中的执政地位,否认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

如果你想摧毁你的国家,你就必须摧毁它的历史。 历史虚无主义谬论的蔓延,对年轻一代乃至广大群众的世界观、价值观、理想信念、人生追求、人生态度造成严重危害。 这就要求历史学术界要站在正确立场上,坚持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切实履行社会责任,向公众弘扬科学历史观,传播正确历史知识,推动历史研究科学成果。

历史虚无主义泛滥,严重危害我国人民和青年一代。 历史虚无主义的一切言行从根本上背离了马克思主义科学历史观。 坚持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是一场严肃的思想斗争。 这是唯物主义历史观和唯心主义历史观之间的斗争。 这也是一场坚持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严肃政治斗争。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原院长、第十三届全国政协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主任)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

金崇吉

习近平同志曾说过:“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 他还说:“近代以来,中华民族遭受的苦难、牺牲之大,在世界历史上是罕见的。但是,中国人民从来不肯屈服,坚持斗争,最终控制了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命运,开始了建设自己国家的伟大进程,充分展现了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伟大民族精神。”

在中国五千年的历史进程中,从1840年到1949年的109年近代史具有特殊的意义。 这是决定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 100年来,中国从极度衰落、饱受列强欺侮、蔑视、濒临灭亡,到重新站起来,开始向社会主义现代化迈进。 一个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文明古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堪称人类历史上的奇迹。 它的到来是几代中国人民顽强奋斗的结果。

从社会各方面的变化来看,近代中国可以说正处于承前启后的过渡阶段。 之前是古代中国,之后是努力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中国。 中间有沉有升,升败沉。 中国社会的变化是一步一步来的。 今天的中国是从昨天的中国发展而来的。 不了解这些,就不可能真正了解中国的实际国情,也难以深刻认识中国的现状和如何走向明天。

虽然这段历史距离今天只有几十年的时间,但时代变化如此之快,对于很多人来说似乎是一个遥远的世界。 资深学者任继余教授90多岁时曾感慨地写道:“只有经历过灾难、受过列强欺凌的中国人,才能有难忘的‘翻身’感。经过一百年的奋斗“,几代人经过艰苦努力,中国人民终于站起来了,这种感觉是新中国长大的年轻人无法理解的,他们以为中国本来就是这样的。” 对于在新中国长大的年轻人来说,很自然地可能要重新经历过去的苦难和屈辱,但读一些中国近现代史的书至少可以弥补这方面的缺陷。

人们可能遇到的困难是:当今世界已经进入知识膨胀的时代,需要补充的知识太多了。 以中国近代史为例。 新出版的史料和研究成果如此之多,让希望获得更多这方面知识的人们感到非常兴奋。 因此,有必要有一些简洁、高质量的阅读材料来满足这种需求。

(作者: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原常务副主任、中国历史学会原会长)

中国近代史是“沉没”还是“崛起”?

张海鹏

过去人们常说,中国近代史是一部屈辱史。 自从清政府在鸦片战争中失败后,中国社会逐渐陷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深渊。 这就是现代中国社会的“下沉”。 这是半个世纪前历史学家对中国近代史的解读。 20世纪80年代,有学者发表论文,提出近代中国不仅“沉没”,而且“崛起”。 所谓“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半殖民地”是指独立国家,“半封建”是指半资本主义。 半资本主义是封建社会的历史进步。 半资本主义的存在是“上升”的。 因此,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不但“沉”,而且“升”。 这种“下沉”和“上升”是同时并存的。 这是历史学家对中国近代史的另一种解释。

今天我们该如何理解这个历史问题呢? 可以说,中国近代历史正在“下沉”,因为它看到了帝国主义侵略和政府腐败给中国社会带来的严重后果。 然而,仅凭这一点并不能完全解释为什么近代中国未来会积极向上的发展。 可以说,近代中国的“沉沦”中有“崛起”,因为它看到在“沉沦”、屈辱的中国,仍然存在着“崛起”的因素。 但说“下沉”的过程总是“包含着向上的因素”,“下沉”与“上升”同时并存,并不能解释整个中国近代史。

我们应该这样想:过去我们看中国近代史80年,主要看到的是中国近代史的“下沉”。 这是因为当时的中国近代史观念限制了人们的视野。 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看看近代中国110年的历史,就会豁然开朗。 帝国主义的侵略确实“沉没”了中国社会,使独立的中国社会变成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遭到严重破坏。 然而,“下沉”并不是现代中国社会的唯一标志。 换句话说,现代中国社会不会永远“沉沦”。 这意味着,即使我们“坠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深渊”,这个“深渊”也应该有一个“底部”。

这个深渊的“底部”在哪里? 那是20世纪前20年末,从《辛丑条约》签订到北洋军阀统治的时期。 因为是“谷底”,所以是中国社会最困难的时期:《辛丑条约》给中国带来了最大的打击,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更加严重。 西部有英国大规模武装入侵西藏,东部有英国大规模武装侵略西藏。 东北日俄瓜分中国势力范围的武装斗争,北方俄罗斯支持的外蒙古独立运动,以及日、英、法对台湾、九龙租界、广州的统治南部的租界湾; 1915年后,随着袁世凯接受日本提出的二十一条企图灭亡中国,袁世凯称帝,张勋复辟,日本出兵青岛、山东,军阀混战,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到了极点,中国社会变得极其黑暗、极其混乱、没有秩序、没有未来。 这些都是“沉沦”到“谷底”的一些症状。

然而,正如黑暗变成光明一样,中国历史的“低谷”时期也出现了转机。 中国的资产阶级革命派不断壮大,上演了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帝制的悲喜剧。 这场革命失败后,中国人民重新考虑出路。 由此,新文化运动、五四爱国运动、马克思主义被大规模传入和接受。 孙中山领导的中国国民党改变了态度,重新开始战斗。 中国共产党在此时成立,提出了反帝反封建的明确主张。

此后,中国社会内部发展明显呈现上升趋势,中国人民民族觉醒、阶级觉醒的步伐明显加快。 在此之前,中国社会有无意识的反帝反封建斗争,也有改良派的主张和呼声,但与社会主要发展趋势相比,都不是主流; 此后,帝国主义侵略有继续加剧的趋势(如日本侵华),但人民的觉醒和革命力量的斗争可以扭转“沉沦”,中国社会积极的一面已成为主流。社会发展。

也就是说,鸦片战争后,中国陷入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深渊”。 直到20世纪初北洋军阀时期,“深渊”才触到了“底部”。 对于中国社会的发展来说,此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虽然此时中国的经济、政治、思想文化等方面都存在积极向上的因素,但这些因素的发展是渐进的、缓慢的。”社会“下沉”的主流力量薄弱;北洋军阀之后,直到20世纪40年代,处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才逐渐走出“低谷”。随着新的社会阶层的出现,随着人民群众和社会精英的民族意识、阶级意识的日益觉醒,向上、积极的因素逐渐发展成为社会的主流因素,影响着发展。虽然消极、“下沉”的因素依然严重存在,但其对中国社会的压迫并不比北洋军阀时期之前弱。 但由于新阶级、新政党、新经济力量和人民普遍觉醒等因素的兴起,帝国主义将中国沦为殖民地的企图最终被阻止。

中国近代史不仅是一部屈辱史,也是一部中国人民争取民族独立、国家富强不懈奋斗的历史。 所谓屈辱主要体现在历史的“沉没”时期,所谓斗争主要体现在历史的“崛起”时期。 这并不是说历史“沉没”时期就没有斗争。 中国人民在那段时期经历了许多斗争。 但由于觉醒不够、物质力量不够、斗争经验不够,当时的中国人民的斗争不足以阻挡中国。 社会的“沉沦”; 历史上的“崛起”时期并非没有屈辱。 尽管日本帝国主义侵华给中国造成的损害比历次帝国主义侵略更为严重,但由于中国人民空前的民族觉醒和空前的艰苦斗争,中国社会不但避免了进一步的“沉没”,而且获得了彻底的胜利。反侵略战争,为我国现代化建设创造了基本条件。 近代中国从“沉没”到“低谷”再“崛起”的过程,反映了中国近代历史的发展规律。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历史学会原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