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名家

著名国学大师简介

中国有许多著名的国学大师。 他们的贡献不可估量,在国学研究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再次送上几位高手的介绍,希望大家理解。

一、梁启超(1873~1929)

梁启超,字卓如,字任复,字任公,号尹炳子,号“饮冰室大师”,广东新会人,著名思想家、活动家、国学大师。 “八岁学字,九岁写千字。” 17岁当选,早年师从康有为,共同发起“官书”运动,与黄遵宪合办《时事报》,着有《维新通论》,开创了舆论支持维新,成为1898年维新运动(维新)的领袖之一。 失败后流亡日本,先后创办《清义报》、《新民丛报》,主张维新,反对革命; 同时引进了大量西方社会政治学说。 1906年,清政府宣布“准备仿立宪”。 他表示支持,成立了“政文社”,希望推动君主立宪制的建立;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后,曾鼓吹“假帝共和”,欲使革命派向清政府妥协; 民国初年,拥护袁世凯,出任首席大法官。 袁死后,段祺瑞依附于他,任盐务总局财务总监兼监察员。 孙中山发动护法战争,段氏内阁被迫下台,他也随之辞职,退出政坛。 1918年底赴欧洲考察西方社会,发现弊端。 回国后,他主张西方文明破产,主张发展中华传统文化,用东方“固有文明”“拯救世界”。 随后,他将精力投入到文化教育和学术研究中。 和著作。

饶宗颐中信国学大典·汉书^^^中信国学大典唐诗三百首^^^_开心学国学——不可不知的1000个国学知识点_国学名家/

梁启超是公认的“百科全书”人物。 他敢于创新,推动“历史革命”,率先创新文体。 早在 1911 年革命之前,他就发明了一种介于古汉语和白话之间的新文体。 不仅“中华民族”这样的称谓出自他的口中,“政治”、“经济”、“科技”、“组织”、“干部”等词汇也都出自他的笔下。

梁启超一生著作颇丰,在文学、历史、哲学、佛学等几乎所有学术领域都有深厚的造诣和深刻的见解。 其著作收录于1936年版《冰饮室文集》,分《冰饮室文集》16卷(45卷)和《冰饮室文集》24卷(104卷),附有共109册,1000万字。 中华书局1989年版为1936年版影印本,装订成12卷,共11094页。 1-5卷为《饮冰室文集》,6-12卷为《饮冰室特集》。

从《饮冰室集》的详细书名可以清楚地看出,就他的著述范围而言,几乎涵盖了从时事评论、政论、变法、维新,到中国学术文化的各个领域,即“国学”。 并在哲学、文学(散文、诗歌、小说、歌剧和翻译文学等在世界上均有发表作品,其中以散文影响最大)、历史、经典、法律、美学、伦理、宗教、书法等在各个领域,都取得了成就,尤其是在历史研究领域。

从品格与文学素养的统一来看,梁启超一生虽然经历波折,思想行为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但他敢于自我批判,敢于反思事实和做法,作为形势变化,不断承认自己的错误。 ,改正错误,自称是“流动”的人。 他严于律己,近乎残酷的自我剖析和自我批评,恰恰显示出他不凡的良心良知、高尚的人格和中国学者的品德。

因此,从学术成就与人格品格的统一来看,梁启超堪称20世纪中国最杰出的“国学巨匠”。

2.章太炎(1869~1936)

章太炎,原名学诚,号美叔。 后改名江,名太炎。 浙江余杭人。 清末民初民主革命家、思想家、著名学者。 研究范围涵盖小学、历史、哲学、政治等,著述颇丰。

1897年任《时事报》撰稿人。 因参加维新被通缉,流放到日本。 1900年,他剪掉辫子,立志革命。 1903年,因发表《驳康有为革命论》,为邹容《革命军》作序,得罪清廷,被捕入狱。 1904年与蔡元培等人合作,发动维新会议。 1906年出狱后,孙中山迎接他到日本,加入同盟会,编辑同盟会机关报《民报》,与维新派展开辩论。 1911年上海光复后回国,主编《大共和国报》,任孙中山总统府枢密顾问。 曾参加张謇的统一党,散布“革命军兴,革命党亡”的说法。 1913年宋教仁遇刺身亡后,参加讨袁运动,被袁囚禁。 袁死后获释。 1917年脱离孙中山重组的国民党在苏州设立张氏国学讲习班,以讲学为业。 1935年在苏州主持张氏国学讲习班,主要讲授中国学术文化,出版有《国学概论》和《国史》。 《论衡》; 《智妍》杂志主编。 晚年反抗日本侵略中国,发起抗日救亡运动。

早年接受西方近代机械唯物主义和生物进化论,在著作中阐述西方哲学、社会学和自然科学的新思想、新内容,主要体现在《西书》中,认为“本质和气是物”,“其智慧和思量不是气”; 宣称“天与神同在,无可厚非”,否定了天命论的宣扬。 他的思想受到佛教觉悟派和近代西方主观唯心主义的影响。

张太炎在国学的许多领域都有建树,尤其是在文学、历史、语言学等方面。 他的革命诗歌影响很大。 他可以算是推动“国学”的第一人。 国学著作主要有《国古论衡》、《国学概论》(曹居仁整理)、《新儒学》、《丁空》等。

饶宗颐中信国学大典·汉书^^^中信国学大典唐诗三百首^^^_国学名家_开心学国学——不可不知的1000个国学知识点/

3、马一夫(1883.4.2-1967.6.2)

马一夫,字符,字义夫,浙江会稽(今浙江绍兴)人。 中国近代思想家,与梁漱溟、熊十力并称为“近代三圣”,是近代理学的早期代表人物之一。 他对古代哲学、文学、佛学都有着深厚的造诣,还精通书法。 他将张草和韩立合二为一,自成一家。 丰子恺称赞他为“中国书法大师”。 有一次应蔡元培邀请到北京大学任教,蒋介石答应出仕,被他拒绝。 抗战爆发后,被朱可桢聘为浙江大学教授,后赴江西、广西讲学; 1939年夏,抗日战争时期在四川乐山创办“复兴书院”,任院长、讲师。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浙江省文史馆馆长、中央文史馆副馆长、全国政协委员. 其后期系列作品为《马一夫集》。

马一浮是中国近代国学大师,隐士。 他一生致力于读书和教学,几乎不参加其他社会工作。 他被大学聘用时,条件是不限于教学大纲规定的正规课程,可以自由讲道; 他创立了复兴书院,实行孔子设坛与学生谈话的教学方法。 虽然他过着隐士的生活,但他的名声远播。 蒋介石、毛泽东、周恩来、陈毅等人都曾与他宴请、深入交谈; 李叔同视他为朋友,丰子恺视他为老师,梁漱溟称他为“千年国粹,一代儒”。 (录自陈星《隐士·儒学·概要》)

二年秋,他比鲁迅还小,与鲁迅、周作人一起参加乡试,名列高中第一名。 到时候国不成国,马家是日美两国的学生,一拿到书就能看。 中国第一部《资本论》也是从马氏流入中国的。 马夫人归国,深知西方学说不足以指导本心,救死扶伤,闭关治经,读《四库全书》。 倭寇入侵后避蜀广西,创办“复兴书院”。 后来专门刻书,想保存先贤的血脉。 现代新儒家将马一浮、熊十力、梁漱溟奉为三圣,唯马一浮可称为私圣。 马氏之学,亲身实践,是中国最后一位儒家。 少数失去母亲,不久失去父亲,二十岁失去妻子,然后终生不嫁的人,也是对爱情一往情深。 或劝他继续说:“孔子的子孙是连罗官民,不是燕圣公。” 没有继承人。 李叔同对丰子恺说:“马先生生来就知道。假设有一个人,生来就读书;每天读两本书(他用食指和拇指来表示书的厚度),并且读完会背诵,我看马先生这个年纪,读的还没有马先生多。 (取自交庵主与何白的书信往来)

开心学国学——不可不知的1000个国学知识点_国学名家_饶宗颐中信国学大典·汉书^^^中信国学大典唐诗三百首^^^/

4、陈寅恪(1890~1969)

陈寅恪,江西伊宁(今修水县)人,被誉为清华大学百年历史上的“四大哲学家”之一(另外三位是叶启孙、潘光旦、梅贻琦;是王国维、梁启超、赵元任。); 因其祖父为湖南巡抚陈宝桢(支持维新的开明巡抚),父亲为晚清四公子之一的著名诗人陈三立,故被称为“公子”。儿子的”; 因为出身名门,学识非凡,在清华大学任教时,他是唯一一位同时兼任中文和历史两个学科的教授(有人说他兼任中文、历史和哲学三个系) ),所以他也被称为“教授中的教授”(有人说,因为当时很多教授经常听他的课,所以他被称为“教授中的教授”)。 (黄彦甫:《20、30年代的清华校园文化》,清华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

陈寅恪幼年就读于南京家学,能背“四书”“五经”(有人说能背“十三经”); 辍学回国,就读于上海吴淞复旦公学; 后留学德国、瑞士、法国、美国等国20余年,掌握了阅读梵文、巴利文、波斯文、突厥文、西夏文、英文、法文、德文等文字的能力,尤其是梵文和巴利语加上扎实的“国学”功底,使他能够与西方交流,融通中外,使他在学术领域有许多富有启发性的见解,受到海内外学者的推崇(清华大学校史研究专家黄彦富认为,陈寅恪精通的语言多达20至30种,更不用说英语、法语、德语、俄语、日语、匈牙利语、土耳其语、蒙古语、满文,精通藏文、西夏文、阿拉伯文、印度梵文、巴利文、突厥文、波斯文、暹罗文、希腊文,以及中亚许多现存或已绝迹的文字。)(黄炎甫:《清华传统精神》,清华大学出版社, 2006年版)

开心学国学——不可不知的1000个国学知识点_国学名家_饶宗颐中信国学大典·汉书^^^中信国学大典唐诗三百首^^^/

1925年陈寅恪回国后,受聘于刚刚改制的清华大学。 “国学研究院”成立后,所长吴宓对他十分器重,说“我必须把尹柯看成是全国最有学问的人”,“虽然尹柯是我的朋友,他真是我的老师”; 介绍说:“陈先生的学识比我好!” 1926年6月,陈寅恪、梁启超、王国维、赵元任被聘为“国学研究所”导师,被誉为“清华四大导师”。 (同上)

1929年,应学生之请,陈寅恪为王国维碑撰文,提出“独立精神,自由思想”的学术宗旨。 1930年,清华“国学研究院”关闭,陈寅恪任历史、中国、哲学三个系教授,中央研究院院长,历史研究所第一组组长,语言学,故宫博物院院长。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日军逼近平津,陈寅恪的父亲陈三立义愤填膺绝食而死。 葬礼后,陈寅恪随校南迁长沙任教; 南京沦陷后随校迁往云南,先到蒙自,后到昆明,任教于西南联大。 1939年春,牛津大学聘请陈寅恪为汉学首席教授,并授予他英国皇家学会研究员称号(该校聘请的第一位中国汉学教授),并邀请他到英国工作并治疗眼疾。 他与家人离开昆明,到香港轮流在英国任教。 但因二战爆发,他不得不返回昆明。

1940年暑假后,与家人再次赴港,准备赴英的机会,任香港大学客座教授兼中文系主任。 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不久,香港沦陷,他“只得空坐家中”。 虽然生活十分艰苦,经常以衣换食,但他拒绝吃日本宪兵队给的面粉; 他还坚决反对设立东方文学学院。 1942年春,日本人奉命邀请他到沦陷的上海讲学,他拒绝闭门学习,着有《唐朝政治史略稿》一书; 从香港逃到桂林。 ”千国武装一叶舟,仇归死义无反顾。衣袖空空,肝断纸上或遗留。此日中原真,此后恩怨已尽。千百年来。” (《陈寅恪诗集》,清华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展示了他舍生忘死的英雄气概,纸上谈兵的割肝英雄气概,以及不惜舍身成仁的浩然正气笔。 之后,先后任广西大学、中山大学教授。 当时,桂林一些御用文人发起向蒋介石赠送九鼎的活动,并劝他参加,被他拒绝。 “这首诗是一种嘲弄。

1943年,陈寅恪被迁往成都的燕京大学聘为教授,兼任华西联合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那一年,他和家人从广西经重庆来到成都。 缺乏必要的营养导致双眼几乎完全失明。 这对于一个视读书为生命的读书人来说,无疑是一种巨大的痛苦。 “去年病眼竟死了,虽名与鬼同。可笑的是,家人的生辰就像祭祀死者一样”,道出了他的心境(《三绝》 56 岁生日”,同上)。

1945年9月2日,日本签署投降书。 陈寅恪为日寇的投降感到高兴的同时,也为迫在眉睫的内战担忧:“投降的那天晚上,你一觉醒来就知道了。此生有幸见到这一次。听到闻讯,杜龄泪流满面,归家贺狱。国仇南辱,家祭刻骨铭心。陷入悲伤。” 乞与福”,同上)。

这时,英国皇家学会邀请他去英国治疗他的眼疾。 陈寅恪先是从成都坐飞机到昆明,再坐水上飞机经印度到伦敦。 双眼失明已成定局的医学证明; 至1946年4月,他双眼完全失明,辞去牛津大学汉学首席教授职务,欲赴美就医。 得知美国医生无药可救后,他灰心丧气回国。 至今仍在清华大学任教,并继续从事学术研究。

1948年,平津战事紧张,陈寅恪乘飞机南下,应广州岭南大学校长陈绪经之邀,到校任教; 被迫害致死。

仅据已出版的《陈寅恪全集》(三联书店,2009年版)、《陈寅恪先生全集》(台北立人书店,1979年版)、《陈寅恪先生年谱》(江天舒着,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和《陈寅恪先生年谱长编(初稿)》(中华书局2010年版),《汉流堂集》收录《再生缘论》、《论唐高祖《突厥文告》、《魏庄秦女阴校注》等,并附《寒流堂集孟未定​​稿》、《寒流堂集孟未定​​稿(补)》等; 钟会在说新文文课上写了四本关于文章始末的书,《论东晋王导之功》、《论韩愈》、《史实论郜允》 , ETC。; 赵以威史《李德裕谪谪卒年及葬传辩证法》《以杜诗论唐史所谓杂胡之义》《原几何满文译后记》 、《吐蕃伊泰赞普地名编年史(蒙古族起源研究)1)》《灵州、宁夏、榆林三城译名研究(蒙古族起源与发展研究下)》张志与蒙古族起源与发展(蒙古族起源与发展研究第3部分)、《蒙古族起源与发展作者世系研究(蒙古族起源与发展研究第4部分)》《武隆与佛教》《读后感》 《洛阳伽蓝经》《后大乘义章经》《禅宗六祖解析》《敦煌本唐泛音译般若波罗密多心经》《敦煌本心王头陀经法》句经跋 敦煌本《维摩经》 文殊问病跋 陈元《敦煌劫录》序 敦煌石室金刻经文序西夏般若经 大乘道千经跋 火海忏悔经跋 金光经 黄道传跋 宋跋有相法师生平传、徐大启精舍因缘歌跋、《魏在钦赋印派笔记》、《西游记:玄奘弟子故事的演变》、《大孔雀王》 《西夏大孔雀论》、《夏番藏书·汉书校释序》等; 史论草稿,包括《隋唐制度起源略论》、《唐朝政治史论草稿》等; 读书笔记一本、读书笔记二本、读书笔记三本、讲义及杂稿等。

可见其著述范围至少涉及《国学》的哲学、文学、历史和古代科学等诸多领域。 就其学术成就而言,陈寅恪被公认为对20世纪中国学术文化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杰出学者,对魏晋南北朝、隋唐、蒙历史学、西域民族史、宗教史、古典文学、敦煌学等许多领域都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具有开拓性和奠基性意义。

傅司年道:“陈先生的学问,三百年来,只有一个人完成。” (《陈寅恪的最后20年》)

胡适在1937年2月22日的日记中说:“殷恪之的史学,当然是当今最深刻、最有见地、最能用材料的。” (《胡适日记全集》6,安徽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

从陈寅恪的品德来看,他一生恪守“独立精神、自由思想”,在各种权势恶势力面前,小心翼翼地恪守着中国士人的良心和良知。 “强者不可屈”,“弱者不可移”!

从学术贡献、人格品德的统一来看,陈寅恪是当代中国“国学巨匠”最杰出的代表,名副其实。

五、钱穆(1895~1990)

钱穆,字宾斯,江苏无锡人。 笔名公沙、梁引、禹望、顾云。 宅豪素书堂、素书楼; 9岁入私塾,1912年辍学后自学,并在家乡的中小学任教。 1930年因出版《刘向新父子年表》而名声大噪。 经顾颉刚推荐,受聘为燕京大学中文系讲师。 大学教授。

开心学国学——不可不知的1000个国学知识点_国学名家_饶宗颐中信国学大典·汉书^^^中信国学大典唐诗三百首^^^/

钱穆旅居北平8年,先后在北京、清华、燕京、北师大等名校任教,与学术界友人切磋交流。 抗日军队兴盛,任教于西南联大、武汉、华西、齐鲁、四川大学。 编写《国史纲要》,以连续的视角认识历史的流向,坚持中国人对民族历史要有温暖和尊重,以激发保护和保护自己历史的热情和诚意,文化,阐述民族文化史的概念。 干得好。 1949年秋,钱穆同意朋友出任香港亚洲文商专科学校院长。 1950年,钱穆在香港创办新亚书院,让流亡学子得以继续歌唱。 办学的成功亦受到香港政府的尊重,于1955年获香港大学颁授名誉博士学位。1960年应邀赴美国耶鲁大学讲学,并获颁名誉人文博士学位 1965年正式辞去新亚书院校长职务,申请到马来亚大学任教。

1967年10月,应蒋介石之邀,钱穆以海归学者身份从香港回到台湾。 于台北市士林区外双溪建苏书楼。 晚年专心讲学和著述。 虽然眼力越来越弱,但他还是随时提出新的想法。 赖夫人诵读编撰出版,谦称《晚学盲语》。

在钱穆一生的作品中,“国学”始终是贯穿始终的主线。 例如,《中国学术概论》(台北学生书店,1975年版)、《汉代儒家经典、近现代文学》(香港新亚研究所,1958年版)、《中国学术思想史》(台北东大)书局,1979年版),《宋明理学概论》(台北学生书店,1977年版),《朱子信学案》(巴书出版社,1986年版),《阳明学精要》(台北正中书店,1979年版)、《中国三百年学术研究》、《历史》(中华书局,1984年版)、《中国历史精神》(1964年香港增编第三版) 、《大义文化研究》(台北正中书局,1983年版)、《中国历史看中国民族与中国文化》(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1979年版),此外还有《论语》 、《论语》、《孟子要略》、《周公》、《墨子》、《王守仁》、《刘向信父子纪事》、《惠施、公孙龙、老子编、秦始皇编年史》 《先秦诸子》、《国史文化教育纲要》、《中国文化史概论》、《孟子学》、《中国宗教社会与人生观》、《中国社会演进》、《中国知识分子》、《中国历史精神》 、《庄子全集》、《文化科学大易》、《中国历代政治得失》、《中国思想史》、《国史新论》、《四书解说》、《人生十论》 、《黄帝》、《中国思想通俗演讲》、《黄帝先生》。 近现代文学并论、湖上闲思、民族与文化、中国史研究方法、新版孔子论语、中国文学讲座、中国文化十二讲、中国文化传统的潜力、《中国文化谈》、《中华文化精神》、《朱子新学案》、《朱子学纲要》、《新儒学六家学派》、《孔子传》、《孔子与论语》、《新孔子传》 》、《心灵与心灵》、《世界形势与中国文化》、《中国历史视角下的中华民族与中华文化》、《历史与文化》、《人生三步走》、《双溪都语》、《中国通史参考资料》、《古代史地理论集》、《中国文学理论集》、《宋明理学三书附函》、《中国近代学术论文集》、《中国史学微》、《新雅一朵》等。 单从这些书目来看,国学的霸主地位一目了然,堪称“国学宗师”,名副其实。

钱穆一生热爱祖国,正如热爱国学一样。 1992年1月,按照遗愿,其家人将其葬于太湖西山于家渡石壁山。

以上都是从他们对国学的学术贡献和人格品格的统一标准来衡量的。 当然,四人各有优缺点,但总体来说,基本都符合标准。 As for the many “Masters of Chinese Studies” listed in universities or on the Internet, not many are qualified! I hope that netizens and administrators will strictly control the gates, not to dwarf and uglify the laurels of “Master of Chinese Studies”, and not to wear this dazzling laurels on everyone, especially be wary of those self-proclaimed charlatans! Even for historians, philosophers, and writers who have made great achievements, as long as their achievements do not involve many fields of Chinese studies, especially those who have low moral character, inconsistent words and deeds, and do not belong to the stream of moral articles, they should not be crowned. “Master of Chinese Studies”!

6. Wang Guowei (1877~1927)

Wang Guowei, originally named Guozhen, styled Jing’an, also styled Boyu, originally named Auditorium, later named Guantang, also known as Yongguan, posthumously named Zhongxi. Han nationality, from Haining, Zhejiang. Wang Guowei is a well-known scholar with international reputation in the intersecting period of modern and modern my country.

王国维早年求新,接受资产阶级改良主义的影响,将西方哲学、美学与中国古典哲学、美学相结合,研究哲学、美学,形成了独特的美学体系。 它还涉及历史、古文字学和考古学。 Guo Moruo called him the pioneer of new historiography, and more than that, he had no professional teacher in his life, and he established a household by himself, with outstanding achievements and outstanding contributions. 他在教育、哲学、文学、戏曲、美学、史学、古代文学等方面造诣深厚,富有创新精神,为中华民族的文化宝库留下了博大精深的学术遗产。

饶宗颐中信国学大典·汉书^^^中信国学大典唐诗三百首^^^_开心学国学——不可不知的1000个国学知识点_国学名家/

7. Ji Xianlin (1911~2009)

Ji Xianlin, a native of Linqing, Liaocheng City, Shandong Province, was born in Xibu and Qizang. Internationally renowned master of oriental studies, linguist, writer, nationalist, Buddhist scholar, historian, educator and social activist. He has successively served as a member of the Department of Philosophy and Social Sciences of the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the honorary president of Liaocheng University, the vice president of Peking University, and the director of the South Asian Institute of the 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He is the only tenured professor of Peking University. In his early years studying abroad, he was proficient in English, German, Sanskrit, and Pali. He was able to read Russian and French, and he was especially proficient in Tocharian. He is one of the few scholars in the world who are proficient in this language. “Sanskrit, Buddhism, and Tucharian studies are developed simultaneously, and Chinese literature, comparative literature, and literary theory research are all flying together.” His works were compiled into “Ji Xianlin Anthology”, a total of 24 volumes. During his lifetime, he wrote three laurels: Master of Chinese Studies, Dean of Academics, and National Treasure.

国学名家_饶宗颐中信国学大典·汉书^^^中信国学大典唐诗三百首^^^_开心学国学——不可不知的1000个国学知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