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人物

数风流人物对革命历史的当代造型

风流人物数当代_当代军人核心价值观人物事迹_风流人物数当代

《风流男》剧照

近日,由江苏广播电视总台出品,幸福蓝海影视文化集团有限公司出品,于丁执导,王庆伟编剧的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风流人物》正在热播。正在热播中,一直登上爱奇艺历史剧榜单第一名。 该剧以李大钊先生的讲话《人民的胜利》开场,以传播马克思主义、陈、李北相识建党、毛泽东登上历史舞台为叙事起点。 最初的使命,从石库门到天安门,从兴业路到复兴路的波澜壮阔的旅程。

近两年中国从“大帝国”到“年轻中国”的转变史尤其受到影视创作者的青睐。 那些应对理想与现实的错位与紧张的人,依然怀着悲壮的热情向前迈进。 先行者天生适合艺术表现。 当彼此选择的历史时期相互重叠时,叙事角度的独特选择就显得尤为重要。 如果说《觉醒时代》是从“封建枷锁中人性的觉醒”开始叙事,那么《细数罗曼史》则从一开始就坚定地扭转了“中国社会何去何从”的国道问题,充分呈现了A以中国共产党为主要历史推动力的成功“探路中国”。

该剧以黑白画面简要回顾了洋务运动、1898年的维新运动和1911年辛亥革命的失败。 接着,镜头跳到李大钊先生在北京市民公园发表著名演讲《老百姓的胜利》的场景。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时任北京大学图书馆馆长的毛泽东举手问道:

“为什么今天的中国没有迎来自己老百姓的胜利?中国人向来不缺乏向死而生的精神,但今天的中国却没有丝毫改变,这是为什么呢?”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找到正确的道路。” 李大钊答道。

“你说的布尔什维主义真的能救中国吗?”

“是的!” 李大钊坚定的说道。

简短的开篇对话勾勒出“主义”对一个民族发展的重要性,不同的对待主义的态度(如胡适的“多研究问题,少谈“主义”)也决定了过去同路人的分工然而,《风流人物》也明确告诉观众,拥有先进的思想武器,不代表可以“躺赢”到底,美好的“主义”必须倒退到中国那是千疮百孔。

剧中有一个有趣的情节。 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在上海法租界召开时,法国警察进入房间盘问搜查,搜出一批进步材料。 中共代表李汉军机智,说自己是研究社会主义思想的学者:“思想是自由的,只要不付诸实践,对吧?”灾难。

李函君讽刺的谎言体现了共产党的伟大。 从寻找真相到坚持“坚韧不拔”,探索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罗曼史》尽可能真实详尽,客观、完整、详实地呈现这段历史,不做作或逃避。

比如剧中的一个重要线索就是中共十三大代表的命运跌宕起伏。 长期以来,“13位主要代表中只有两人爬上天安门”(其中7人退党或被开除党籍)的历史事实似乎已成为严密保密的隐史。 历史课上不教,影视作品也不想碰。 他们往往“用心良苦”,挑选出携手共建党的精彩“片段”。 殊不知,褪色与叛逆、与“主义”分道扬镳是历史的一部分,也是在烈火中锤炼信仰、辨别沙石真金的重要一环。

难能可贵的是,《风流人物》在表现陈公博这个后来的汉奸、当时的主要代表人物时,并没有刻意将他化成一张脸,而是细腻地展现了他放弃南征时的样子。湖,与妻子泛舟西湖。 淡淡的遗憾和落寞。 “总有人想走,总有人想进来”,蔡和森在以陈公博退党一事安慰陈独秀时说,道出了革命者的理解。 应该说,这种告别令人遗憾,却是革命胜利路上的“换血”和新陈代谢。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没必要围着大桌子整整齐齐地坐着。 只有真正“志同道合”的人,才能“不远山海”。

这种正视历史的诚意,让《数数风流人》在演绎这段被多次“炒作”的历史时,找到了新的有效增长点。 该剧贡献的另一类增长点,就是让那些被默默无闻的英雄从历史的星空中现身,带着后人的记忆重获新生。

剧中,1923年京汉铁路罢工失败,面对北洋军阀的刽子手,工人领袖林祥谦慷慨激昂地说:“你们现在要杀的,不再是一个普通工人,像一匹马,而是一种正直的改变中国共产党人的愿望”——可见信仰如何使普通人变得伟大。 “劳资律师”施扬被捕后,从法律角度向敌人分析“你无权评判我”,既彰显了他的身份和性格,也暗示了“难以言喻”的隔阂和那时候课间的寂寞。 当他喝炸弹身亡时,他看似下意识的一个动作就是抿额头,维持容貌,然后倒在“劳动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宣言中。 这时,一条条弹幕飘了过来:向施扬先生致敬!

——正如《觉醒时代》将陈延年和陈乔年带回了普通中国人的历史认知框架,《细数罗曼史》也力图让伟大历史中的那些吉祥时刻再次闪耀光芒。 这再次说明,历史的每一次叙述和打捞,都是为了强化记忆装置,防止遗忘; 历史是客观的,而记忆是后天塑造的。 占领历史只是第一步。 如何“塑造”历史,是最考验影视工作者艺术创造力的课题。

观众无法忘记:在《大觉醒的年代》中,陈延年兄弟死去时露出了旭日般灿烂灿烂的笑容,从头到脚的血迹如花朵般绽放。 这种对历史的“塑造”,让他们的故事终于“画完”,升华到了顶点。 在被一代人永远铭记的《恰同学少年》中,创造性地调度了三湘大地上连绵不断的雨水。 毛泽东和陶思永在雨中吟诗,蔡和森在雨中奔跑呐喊岳麓,都变得精彩纷呈。 诗意青春“名场面”。 而在电影《1921》中,毛泽东在上海街头的动感奔跑,将历史的包袱、对过去的追寻、对未来的憧憬,组合成混乱奔腾的心理蒙太奇,赋予奔跑强烈的历史意味。意义。 而精神能量——这些成功的“造型”手段,为历史铸就了新的戏剧。

就《风流人物》而言,除了前述之外,该剧在诗歌运用上也表现出强烈的自我意识。 比如,在与蔡和森重逢时,毛泽东脱口而出蔡和森的《青春漫步》:“大陆是龙蛇,宇宙是少年”,少年意气风发豪爽。 在谈及国民党官僚和南社著名诗人叶初兰时,他巧妙地引用了他的《如梦重阳感旧》诗句:“帘外风雨,何不留愁。有无意送秋来,先付爱红……”二人“气质”的差异,二话没说就这么自然流露出来。

《数风流人》的题目出自毛泽东的著名诗句《满园春雪》:“往事数风流,看今朝。”——什么是风流人? 他们是勇于抗击时代洪流、接受时代使命的“在场”,是敢于摆脱停滞、打开历史坐标系走向未来的勇者。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革命历史剧是一种回归历史的记忆装置,也是一种来回穿梭、重新认识当下的穿梭机。 提醒我们:今天的人们要有勇气和信心“看现在”,在我们手中创造伟大鲜活的新历史。 (冯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