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名家

名人

名人名字的由来——

 

名学者的中心议题是所谓“名”(概念)与“实”(存在)之间的逻辑关系,因此被称为“名学者”,也被称为“辩论家”、“研究者”。

《汉书·艺文志》记载:名流的流动源于礼官。 在古代,名字、职位不同,仪式也不同。 孔子说:“名要正!名不正则言行不顺,言行不顺则事不成。” 这就是它的力量。 那些这样做的人只是试图分析混乱。

名人代表人物——

春秋末年,郑国大夫邓熙是“操二元论,假定无穷”的著名学者的先驱(刘向旭《邓熙书》)。 战国时期的著名人物有殷文、田霸、浣熊等人,但他们并不是主要代表。

其中有两位著名学者的代表。 一位是惠施(约公元前370年—公元前310年),战国时期宋朝人。 他与庄子同辈,两人亦敌亦友。 庄周在《庄子》中说:“惠子多施,作五车”。 由此可见,惠子是一位博学的学者。

另一位是公孙龙(约公元前325年—公元前250年),赵国人。 他的生平无人知晓。 在《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中,太史一般认为公孙龙是孔子的弟子,字子石,楚人或魏人。 据说公孙龙游说各国,与人争论,屡屡获胜。 庄子评论道:“能以言取胜,不能以服人心”。 但他可能已经输过一次了。 “五行高手”邹衍来到赵国和公孙龙争论了半天,最后公孙龙无言以对。

惠子和公孙龙分别代表了著名学者的两个基本派别。 前者趋于统一万物之异(统同异),后者趋于分离万物之同(理兼)。

名人政见——

在政治上,惠子提出“去除尊重”,但具体内容并未流传。 它应该意味着人与人之间的平等。 这种“去尊重”的平等观在中国思想史上极为罕见。 惠子、公孙龙也提出“燕兵”,反对用暴力统一天下。

著名作家作品——

惠子著作已失,《汉书·艺文志》中的“惠子”篇也已失传。 目前仅散见于《庄子》、《荀子》、《韩非子》、《吕氏春秋》等书中。

公孙龙现存世书14部,但大多在唐代失传。 如今,可能只有《公孙龙子》一书了。

著名专家提出的主张——

惠子在《庄子天下篇》中提出了十个命题,称为“历史十事”。 可惜这十个命题只流传下来十句话,没有具体内容和详细论证。 历代学者都根据克子的逻辑思维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来论证。 在《庄子·天下篇》中,名家还提出了“鸡有三足”、“火不热”、“方不能方、规不能圆”等二十一条命题,和“白狗是黑的”。 著名学者最著名的命题就是公孙龙的“白马非马”说。

“白马非马”论——

其他命题我们不用深究,只说“白马不是马”。 相传公孙龙过关时,官员说:“欲过关,人可以,马不行。” 公孙龙接着说,白马不是马。 一番争论后,那官员无言以对,只好将人与马拉到一起。 让他们都走吧。 那么,公孙龙是如何辩解的呢?

首先从概念分析的角度进行论证。

“马”的概念是指事物的形状; “白”的概念是指事物的颜色。

“形状”和“颜色”是两个不同的东西,“指形状的概念”和“指颜色的概念”当然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白马”既指形状又指颜色,而“马”只指“形状”。 由此得出“白马”不是“马”的结论。

其次,从概念应用的角度进行论证。

如果我们要找一匹“马”来骑,那么“黄马”和“黑马”就是我们要找的马; 如果我们要找一匹“白马”来骑,那么“黄马”和“黑马”就不是我们要找的马。 寻找一匹马。

如果“白马”是“马”,无论我们是找“马”骑还是“白马”骑,那么应该是“黄马”或“黑马”,但事实上不是这种情况。

这充分证明“白马”不是“马”。

名校余言——

战国时期,名人也施展学问,名气很大。 但今天,我们这些不太关注传统文化的人可能不知道什么是名人。 著名的代表人物有惠子、公孙龙。 这两位无疑是伟大的哲学家。 他们在论证中揭示了事物矛盾统一的现象,具有深刻的辩证思维,为古代逻辑思想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白马非马”理论在逻辑学和认识论上具有重要意义。 它发现了“一般”和“个体”的区别,但也夸大了这种区别。

古代的学者,无论是读书还是做学问,绝对倾向于“论世而行之”,讲究的是“论世而行之”。 因此,古人懒得去讨论名人名实之争。 战国时期名家被视为“智者”,后来到了汉代,成为一门绝活。 “治世为实”的思想是非常正确的,但指责名士无用之学显然是有偏颇的。

西学东传后,中国学者发现名家讨论的问题其实是西方形式的逻辑内容。 名人的理论没有被继承,更没有发扬光大,以至于中国古代“白马不是马”的理论提出2200多年后,我们今天的中国人不得不回顾和学习2300年前的西方人。 这难道不是因为我们不了解传统文化的宝贵财富而对之前提出的“亚里士多德逻辑”的讽刺吗?